登录客服 |

扫描或点击关注
中金在线客服

使用财视扫码登陆 中金二维码

下次自动登录

登录
忘记密码?立即注册

其它账号登录:新浪QQ微信

手机网
首页>>房产>>房产动态>>  正文
精华推荐 财经号
博客 热门话题 直播

雄鹰:高考结束A股韭菜增多 白酒股的跌停潮是好事

6月9日周三早间市场信息关注垃圾股中的掘金机会

6月9日利好及其影响个股 拾金:盘面震荡中找机会

沙黾农:又在酝酿“万亿长阳” 等待二次低吸信号

呈点:盘前信息早知道! 6月09日擒牛姐盘前观点

天赢居:端午前后离场! 大跌后最有爆发力的板块

红茶:市场调整还将继续 周三大盘这样走概率很大

  • 又一长租公寓爆雷!黄金疯涨,“中国大妈”解套了?
  • 2019年那些翻车的首富们超强台风“利奇马”逼近
  • 全球股市重挫,黄金抢占C位警惕,又一白马股"凉了"
  • 中国单身成年人口超2亿在朋友圈骂人被罚1000元
  • 人民币"破7",央行紧急声明亚洲“整容王国”套路多深
  • 教授建议降低法定婚龄一夜暴富的“锦鲤”女孩咋样了
  • 徐小明 天赢居 寒江钓客 洛阳上官 幽兰行天下
  • 老孙头谈股 秦国安 龍哥论市 蒋律 股海潜蛟
  • 山东虎子 牛家庄 孔明看市 A炼金师 先知窝窝
  • 灵枝 旗帜先明 短线高手 牛传千股 龙头1988
  • 鸿牛 短线王 律动天成 海西一狼 五域论湛
  • 狗蛋 李博文 波段龙一 股市猎枪 涨停板老黄
  • MORE图说财经

    厦门旧改拆迁引爆房东“涨租战争”:租客遭殃

    2021-06-09 09:07:35 来源:时代财经 已入驻财经号 作者:佚名
    分享到
    关注中金在线:
    • 扫描二维码

      关注√

      中金在线微信

    在线咨询:
    •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客服

      “一房东,出来!一房东,出来……” 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官浔村和海霞大道之间一段逼仄的小路上,聚集着一群二房东,他们面朝着官浔村的一栋民房,有节奏地“声讨”着。声势之大,引来路人围观。

      同安有厦门最大的工业集中区,工业园主要分布在西柯镇和隔壁的新民镇。由于外来人口多,这里的城中村成为很多人的栖息之所。

      近些年,厦门掀起了旧改拆迁浪潮,西柯镇也在其中。随着一栋栋民房的倒下,原有的租客不得不重新流向市场,在可租房源锐减的情况下,当地房租也跟着水涨船高。

      二房东的火爆生意顿时让一房东眼红了,矛盾由此激化,“二房东从一房东手里租整栋或者多栋楼,签租多年,但是一房东看到到处涨价,觉得亏了就开始闹,想给二房东涨价。”

      5月23日晚,发生在官浔村的这段短视频在厦门租房圈子里流传开来,很快阿坤(化名)也看到了,但对于这样的场面,他并没有感到太意外,因为他自己就亲身经历过一次。

      房东的涨租战争

      “一房东叫人断网断电,大家要一起来维护自己的利益!”5月19日深夜11点,阿坤的微信收到了一条新消息,与他同住一栋楼的租客忍无可忍,在群里号召大家一起“维权”。

      这样的事情,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。阿坤告诉时代财经,其所在片区的单身公寓,租金多在800元至1000元每月,但近期一房东要求二房东每间公寓的承包价多加400元,由于合同期未满,二房东不同意,双方矛盾爆发,最终牵连租客。

      “光是我们这栋楼都快200号人了,天天隔几分钟就停网停电。”阿坤说道,大约从5月17日开始,一房东与二房东之间就展开了这场“电与网”的较劲,持续了将近5天。

      二房东在厦门是一个不小的群体,他们往往批量承包城中村的民房,经过一番改装后再转租给租客。

      阿坤现在住的这间单身公寓,也是从二房东手中租下来的,位于厦门岛内的湖里区。

      厦门岛内包括湖里区和思明区,思明是老城区,而湖里则是厦门特区的发祥地,这里是厦门经济最好,也是最早发展起来的地方,拆迁改造的行动也最先在这里开始。

      厦门岛内的租客是最先感受到拆迁影响的那一拨人,包括阿坤,也包括叶明(化名)。

      叶明的公司在思明区,他在公司附近的小区租了一间约50平方米的一房一厅,原本房租为2400元/月,最近房东突然提出每月涨租800元的要求,最后他还价至2900元/月。

      “效益不好的时候,每个月工资的40%都搭进了房租。” 叶明后悔自己法律意识浅薄,在租约到期后没有续签合同的情况下又继续住了将近半年,如今面对20%的租金涨幅,他也有些无奈。

      租客被迫“迁徙”

      原本租住在湖里区高林社区的魏雯(化名)是比阿坤和叶明更早受到拆迁影响的人。

      高林社区与附近的金林社区,被划入了高林-金林片区,这是一个包含了7条自然村的旧村整村改造项目,被委以“湖里东部旧改先行区”的重任。早在去年6月30日,整个片区就实现了100%搬迁交房。

      魏雯也成为了最早的一批“迁徙客”。魏雯告诉时代财经,她现在住的地方是去年临时找的,与人合租,但由于作息时间不同,她最近又开始计划搬家,考虑到工作和生活便利,魏雯的下一个租住地点依然首选岛内。

      不过,随着旧改的大范围推进,她如今面临的选择也不多了。

      综合湖里区政府披露的信息和厦门广电的报道,岛内正在进行拆迁的片区除了湖里东部,还有思明的湖滨片区和泥窟、石村片区。

      湖里东部合计33个自然社,约6.7平方公里,涉及常住人口约30万,其中“村改居”居民2.34万人,需拆迁房屋总量超900万平方米。

      截至5月下旬,湖里东部已有26个整村完成签约,其中24个村实现拆除,剩余7个旧村正在扫尾。根据计划,今年上半年,湖里东部将完成所有房屋的签约、拆除工作。

      而在思明区,湖滨片区已有4488户完成了交房,拆除了17栋楼房;泥窟、石村片区已交房401栋楼,面积将近23万平方米。

      魏雯告诉时代财经,实际上她也有考虑搬到岛外,但现在不只岛内,整个厦门都在拆迁,未来依然很难避免因为拆迁而不得不搬家的情况。“没办法,只能尽量平时减少购买大件物品,以及经常丢掉一些用不着的东西。”魏雯有些无奈,与阿坤和叶明一样,她也面临着房租水涨船高的现实。

      租房也要竞价了

      不仅在岛内的思明区和湖里区,整个厦门范围内,“房东乱涨价”的问题开始变得越普遍。

      3月底,有集美区的租户在领导留言板上留言,二房东承包房子之后进行简单粉刷,转手出租价格几乎翻倍,“从原来的单间300(元)直接到600(元),一室一厅从550(元)直接接到1000(元),两室一厅从原来650(元)到1100(元)。”

      该租户称,其所在片区的工厂平均工资为4000元/月,“认识的很多同事都因为承受不住房租上涨选择了回老家就业了,可是我们孩子在这里上学,不是一句回老家就可以的。”

      实际上,针对供需矛盾突出、租金上涨较快、群众反映比较强烈的重点区域,厦门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、公安局、市场监督管理局及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等多部门早在4月28日联合对60名二房东进行了约谈。

      厦门市住房局强调,与会二房东要共同推动租赁市场良性发展,不能唯利是图、欺行霸市,不能拉帮结派、抱团涨价。对于以非法手段暴力驱赶租客等行为,只要“露头一起”就“打击一起”,绝不手软。

      而距离该约谈会已经过去一个多月,但租房市场的混乱现象并未杜绝。

      有网友反映,其房东在提出涨租200元的一个星期后,决定采用市场公允价值确定租赁价格,即谁出具价格高,谁将获得租赁使用权。

      不过,该房东表示,作为老租客,在同等价格的情况下,享有优先租赁权。

    热门搜索

    为您推荐